爱看中文网 > 重生修正系统 > 409 图报

409 图报

爱看中文网 www.akzw.com,最快更新重生修正系统 !

    蒲冰昨夜睡得不好,一大早就醒了。

    可她今日无事可做,整理妆容时手脚也不像平常一样利落。

    直到中午,她才决定出门。

    王妧警告她,神医之名会招来更多的灾祸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,那些灾祸指的是眼红她神医名声的小人、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她亲眼见到上门闹事的无赖凶神恶煞、出手没有半点顾忌、简直能和追杀她的杀手相比。

    她心惊不已,却还没有被吓倒。

    安贫舍的佟舍长一直帮助她筹备建成安贫医馆的各项事务,既有热心又能实干。而且,佟舍长背后还有梓县沈知事的支持。

    她满心以为,事情能够在佟舍长手里得到解决。

    但是,她向佟舍长发出的求助却遭到拒绝。佟舍长甚至收回了当初的承诺,不许她使用安贫二字作为医馆的招牌。

    她又气又急,对上门送消息的沈蔽发了一通火。

    蒲冰出身百绍王族,自视甚高,即便流落南沼,仍有一股不甘下贱的决心。

    她随即振作起来,托殷老大去打探闹事的无赖受谁指使。

    等待结果的过程十分漫长。

    只过了一天时间,她便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梓县之中,有一个人受到她实际的恩惠,无法像佟舍长一样厚着脸皮拒绝她。

    那人就是大善人冯大方。

    冯大方的母亲患有腿疾,多年以来,无人能医。

    若不是碰到卜神医施展金针秘术,冯母仍无法下地行走。

    蒲冰就是想挟恩图报。

    “卜神医大驾光临,我真是喜不自胜!”

    主人对客人表达出十分的热情。

    当卜神医关切问起冯母的腿疾是否出现反复,冯大方既感激又欣喜。

    “劳神医挂心了,一切安好。我母亲已经能够让人搀扶着走到院子里赏花,就算一个人在屋中走动也不显得吃力。”冯大方心情激动,说起话来滔滔不绝,“她时常感念神医的恩惠,总说她要去拜访卜神医。是我这个做儿子的担心她年纪大了、又是沉疴初愈,拦着她不让她出门。她还怨我多事,和我闹脾气,连饭食也不好好用。卜神医,你今天一来,我真是高兴得忘形了。我敢说,我母亲肯定比我还高兴。”

    蒲冰对冯大方的回答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冯大方肯出力帮她请来殷老大这个高手、必然不是忘恩负义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就去看望一下老夫人,劝她安心保养身体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冯大方无不顺从,将蒲冰领到冯母的起居之处。

    还没进屋,蒲冰便听见一阵吵闹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。我说了多少次了?巫圣给我托梦显灵,说我上辈子杀孽太重,这辈子才要受这些苦。她治好了我的腿疾,却没说我能舒心享受了。”冯母打掉了仆婢手里的筷子,边骂边说,“我这辈子不好好积些功德,下辈子还要做猪做狗,你是不是故意要害我?你出去,把饭食端走。我看见你就生气!”

    蒲冰将冯母的话听在耳中,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是她治好了冯母的腿疾,冯母却将一切当成巫圣的功劳。

    她又想起当初的情形。要不是冯母笃信巫圣传授给她一身医术,冯母的心疾和腿疾都不可能被她治好。

    好在,冯母只是个胆小愚昧的老糊涂。只要冯大方认同她的功劳,她就能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安好?”

    冯大方见母亲发火、噤若寒蝉,蒲冰只得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神医!”

    冯母眼神一亮,急急忙忙从座位上站起来,抬腿想朝客人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她今日未曾进食,腿脚无力,差点栽倒。幸好有仆婢手疾眼快,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可她毫不领情,站稳后一把甩开仆婢的手。

    蒲冰这才走上前去,示意冯母不必相迎。

    “母亲,卜神医来看你了,你……你怎么又不用饭?”冯大方借着神医的面子,趁机埋怨母亲一句。

    冯母哪肯听他的?

    “你还敢来问我?我说的话,你总当成耳旁风。神医,你快来给我评评理,这个不孝子快要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蒲冰被卷入冯大方母子的争吵,这是她没有预料到的。

    她原本打算敷衍冯母一番,便向冯大方提出她的请求。但她的计划进展得并不顺利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我方才在屋外听见你说的话了。你的意思是,巫圣要你受的苦、就是不用饭吗?”蒲冰只想尽快打发了冯母,但她又不能让冯大方失望。

    冯母喜道:“神医果然懂我。”

    蒲冰看了冯大方一眼,才用一种平淡的语气对冯母说:“你的腿疾已经好了,所有杀孽都已经消除。”

    她在冯母眼里就是巫圣在人世的传承者,地位仅次于鲎蝎部圣女。因此,她说的话比冯大方的话更让冯母信服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冯母面上又惊又喜,声音却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蒲冰说。

    “神医,你让巫圣再对我显灵一次,不然,我心里不踏实。”冯母伸出手来,想拉住神医手臂得到一句承诺。

    蒲冰忍住躲闪的念头,任由冯母拉扯。

    “我看,我梦见的巫圣,相貌就很像……”冯母更进一步,抓住了神医的薄纱面罩。

    蒲冰陡然发怒。

    她横眉竖眼,反手抓住冯母,质问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冯母突然受到惊吓,两眼一翻,竟然昏倒了。

    屋中忙乱起来。

    蒲冰作为始作俑者,一言不发,只是退开几步,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“卜神医!有神医在这里,你们慌张什么!”冯大方虽然护母心切,却还留有几分理智。

    他跟随在卜神医身后进屋,行动时处处落后卜神医一个身形,以此表示对卜神医的尊敬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他的母亲抓住卜神医的面罩后看见了什么,只是在情急之下推了卜神医一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蒲冰却表现出格外的大度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昏倒了,我总不能拂袖离开吧?”她反问冯大方一句,激得冯大方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蒲冰不再理会,上前查看冯母的情况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断定冯母无碍、只是情绪激动引起的昏厥。

    她觉得,她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“要让老夫人醒来,必须由我再施一次金针秘术。不过,冯老爷要是担心我不肯全力救人,我也不会勉强。”

    蒲冰从容说完,等待冯大方的决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