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中文网 > 长姐她富甲一方 > 第396章 不按常理出牌

第396章 不按常理出牌

爱看中文网 www.akzw.com,最快更新长姐她富甲一方 !

    说说话,再瞧一瞧娘?

    大中秋的,空着手来,傻子都知道张向瑞来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不生气?

    那怎么可能!

    张向荣此时脸上已是蒙了一层的怒意。

    从前分家之时,因为上头有父亲压着,说他膝下无子,不该得房产地产,所以即便当时柳氏劝说,可这家中老宅和田地,他是一点也不曾拿到。

    也罢,这膝下无子,没有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,不分便不分了,自己有手有脚的,什么东西也都赚的回来。

    可没几年的,父亲去世之后,这张向瑞便说家中事儿忙,母亲年迈,不但不能帮衬,还要让他们夫妻照顾,着实忙不过来,要让他和曹氏照顾一段时日,待年根儿了,再接了回去。

    柳氏当时得了风寒,张向荣见张向瑞着实对柳氏不上心,又担忧当年分家之时,因为柳氏所说的一些话记恨她,便将柳氏接了过来,仔细照料。

    这一照料便没了年头,哪怕到了年根儿,张向瑞再也没有要接了柳氏回去的意思,而张向荣和曹氏这里,踏实做活,置办了两亩田地,盖上了几间青砖和泥坯混合的房屋,日子也已经过得颇为宽裕,全部承担起柳氏的养老,也是完全可以的。

    只是眼看着他这里日子过得宽裕,张向瑞那边却是不爽快了,只说什么哪里有人能攒钱攒这么快,不过几年的功夫,便能盖房屋置办田地的,一定是当时分家时私藏了。

    一边又说柳氏偏心,一碗水都端不平的,从前在他家里头时,成天不是吃喝就是闲着,油瓶子倒了都不带扶的,到了张向荣家里头,不是下地做活,就是做驴打滚儿去镇上还钱的,变着法儿的贴补他们一家。

    更说什么,他张向荣眼皮子浅薄,做事不想往后,自己是个绝户就该早早的想想法子,把侄子当成自己儿子来看,家里好吃的好喝的,往后的东西也都该留给侄子,这样等着往后咽气的时候,也有个给披麻戴孝摔盆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只抠唆的顾着自己家吃馒头,便不顾弟弟家吃粗粮的,往后没人给哭丧送殡的,那也该是报应!

    而等到张向荣因为出去做活伤了脚的时候,张向瑞依旧是幸灾乐祸,说这是老天爷都看不惯他张向荣,对于他家卖了田地来抵医药费的事儿,更是说什么不是自己东西终究不是自己东西,总归是要丢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张向荣每隔两三天便能听到许多。

    因着这嘴生在旁人身上,张向荣自觉管不到,与他争论也是无用,倘若当真是争吵起来,反而让柳氏十分伤心难过,再加上觉得旁人说什么,自己家只好好过日子便好,也就不跟张向瑞计较太多,只由着他在那蹦跶。

    前段时日,被庄清宁提议到镇上来卖酸辣粉,帮着盯摊儿,全家人都搬到镇上来住时,张向荣当真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说他不甚在意,也觉得张向瑞说的那些个话也不会耽误他正常生活,但这些话听的时间长了,心里头难免有些不舒坦,往后搬到镇上来,能免去跟张向瑞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麻烦,也不用再听那些有的没的,张向荣觉得心里头十分畅快。

    眼下再看到张向瑞,张向荣心中自然是十分不喜。

    待看到这张向瑞对曹氏说话阴阳怪气时,越发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既是饿了就自己出去买饭吃,我家里头没你的饭。”张向荣喝道。

    这张向荣,还真是跟往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从前无论他说什么话,张向荣也都素来不跟他争执,哪怕是讥讽谩骂,也没有跟他拌过嘴,这会儿却忽的跟他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这来镇上特地寻你,看看娘的,到了饭点儿,饭都不让吃一口,还说的这么怪声怪气的,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张向瑞撇撇嘴,一脸的委屈,“都说这人发达了就忘了穷亲戚,大哥这会儿也是这样,打算做那等拿眼皮子夹人瞧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过也是,大哥现如今在镇上开了铺子,一家子人在这儿住的舒舒服服的,我还听说这铺子每日生意红火,日进斗金的,往后大哥一家便是吃香的喝辣的,哪里还能惦记着老家还有个穷弟弟?”

    “害,我这人也真是,明知道有些人不待见穷亲戚,还巴巴的送上门来,活该被人给一通的说道!”

    曹氏听着这话,气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这个张向瑞,说话真是不要脸。

    明明就是他从前变着法的欺负人,身为弟弟的,大哥脚伤那么久都没瞧过一眼,成天还巴不得大哥一家倒大霉的,现下看大哥一家搬到镇上便想着来寻机会打秋风,这种不要脸,没有半分良心的人,竟是说别人凉薄不要脸,这脸皮是得有多厚?

    “都知道自己活该了,还偏偏送上门来,你说你这不是有毛病是什么?”张向荣瞥了张向瑞一眼,喝道。

    张向瑞顿时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人大多数都要面子,他的这种激将法,得到的回应,大多是红着脸的拼命解释,那他也就刚好能够顺杆子往上爬,一点一点的把对方吃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可张向荣这回……

    完全不按常理来回答他!

    张向瑞原本盘算好的那些接下来的说辞,一瞬间全都堵在了嗓子眼里,一时之间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张向荣。

    “既是没话说就赶紧走,别耽误功夫。”张向荣也不跟张向瑞客气,伸手就拽了他的胳膊往外拖。

    张向瑞原本便瘦,这会儿也猝不及防,只被张向荣硬生生地拖出了后院,拖出了铺子门,甩到了铺子门外头。

    “我这儿地界小,又是绝户,还是拿眼皮子夹人的,往后你若是再敢来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张向荣喝了一声,也不跟张向瑞多废话,只拿了一旁的门板“哐当”安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哎,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张向瑞这才反应过来的去拦,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整张脸却是“咚”地撞上了安好的门板上头。

    额头鼻子一阵痛,张向瑞甚至觉得,有热流从鼻子里头涌了出来……